北京多家公立医院试点取消药品加成 服务费增加

助力特产,食品,农副产品,化妆品,医药,保健品.电子产品等行业个体工商/个人/企业我们将从文章宣传,短视频运作,软件营销等为企业提供服务!让产品知名度和个人/企业在行业快速种草,实现产品快速招商与销售!在线咨询

央视《新闻1+1》2012年12月3日播出节目《公立医院,行医不卖药!》,以下为节目实录:

  节目导视:

  解说:

  同仁医院、天坛医院、积水潭医院,北京第三批医药分开试点12月1日启动,公立医院改革开始动真格的。

  伍冀湘 北京同仁医院院长:

  主要是切断了医院和药商之间的这种联系。

  解说:

  挂号不难了,门诊增加了,药费下降了,但表象的背后拉开的却是破除“以药补医”机制的改革大幕。

  伍冀湘:

  作为医务人员和药品公司之间的这种关系,通过这项改革目前还不能够完全遏止。

  解说:

  2012年中国的公立医院改革将由局部试点转向全面推开。

  朱之鑫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

  (下一步医改)力争使百分之九十的群众的看病问题能够在基层医院得到解决。

  解说:

  《新闻1+1》今日关注:中国医改进入深水区!

  主持人 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北京有三家非常著名的医院从12月1日开始进行医药分开的试点。医药分开可以说一下子触碰了大家非常敏感的神经,因为这是大家议论了很久、也期待了很久被认为与医疗改革以及解决我们看病难、看病贵等等紧密相关的一个改革的举措。

  12月1日,这三家著名的医院开始试点的时候,由于是周六,因此门诊量跟平常相比较并不是太大,但是今天却是这三家医院开始试点之后第一个正常的工作日里头,也就是门诊量极大的一天。究竟情况怎么样?医改会给我们未来的看病带来很大的希望吗?

  来,我们一起去关注一下这次试点。

  解说:

  作为北京市第三批医药分开改革试点,今天是北京市同仁医院、积水潭医院和天坛医院改革之后的第一个工作日。记者发现前来就医的患者较之周末明显增多,而医院内关于改革试点的标语、政策解读栏也随处可见。那么对于患者而言,看病先挂号,挂号费发生了哪些变化呢?

  记者:

  您这一次挂号花了多少钱?

  本地患者:

  这次挂号花了42(元)。但是公布的信息是如果是有医疗保险是可以报销的,等于自己负担只是两块钱。

  本着患者:

  我挂号是60(元)的,我支付了20(元),医保支付了40(元)。
 

解说:

  关于这次试点的改革方案,取消门诊的挂号费、诊疗费,并按照医师级别增设42元、60元、80元、100元的门诊医事服务费,享受医保的患者每人每次可以报销其中的40元。然而,这三家医院专科特色显著,前来询医问诊的外地患者居多,他们的医事服务费就要自掏腰包了。

  记者:

  您挂的是普通号还是专家号?

  外地患者:

  专家号。

  记者:

  多少钱?

  外地患者:

  100块钱。

  记者:

  咱们有医保卡吗?您是本市的吗?

  外地患者:

  我不是本市的。

  记者:

  您是外地的?

  外地患者:

  秦皇岛的。

  记者:

  您这一百块钱能报销吗?

  外地患者:

  我不能报,我自报自销。

  解说:

  为了优化预约挂号流程,天坛医院在门诊大厅设立了自动售票机,积水潭医院购置了自助挂号、取号机,预约成功的患者在自助取号机上缴纳医事服务费并取号,减少了中间环节。除了挂号费的变化,改革的另一项内容就是取消15%的药品加成,也就是说,患者开药比以前便宜了。

  本地患者 尹女士:

  尤其是这个甘精(胰岛素注射液)下降是最快的,原来是258元,刚才我看了看(现在)是220多元,这一下子相差了30多元。

  解说:

  在同仁医院门诊大厅的电子屏上,时时显示着药品改革前后的价格对比,而且患者还可以通过药价查询机自助查询药品的价格,药品价格、挂号方式都发生了不小的变化。然而,记者在同仁医院和积水潭医院采访时,一些患者也提出了自己的担心。

  本地患者:

  收费的渠道分开了,但是要做得不好的话,整体的费用可能还是会增加。

  解说:

  取消15%的药品加成,取消挂号费、诊疗费,增设医事服务费,关心这几项改革内容的除了患者当然还有医生。三家医院在设立了医事服务费后,还将把医事服务费收入的一部分拿出来参与绩效分配,成为医生收入的一部分。

  卢海 北京同仁医院眼科副主任:

  这次改革把医药分开以后,同时提出了一个医事服务费这样一种政策,也就是说医生他在出门诊,他在给病人进行诊治的活动过程中,他的劳动力价值,有着相应的价值的体现。

  白岩松:

  我们赶紧来梳理这次这三家医院在进行医药分开试点的时候一些主要的内容。第一个当然是大家最关心的医药分开。这所有的药品都按进价出售,只是在中间过渡一下,不挣钱了,不靠它挣钱了。第二个取消了挂号费和诊疗费等等等等,大家都可以看到这些都是。但是请注意是收取医事服务费,特别强调了“服务”这样一个概念,也就是说今后医院的转型,这是不是代表着一种方向,过去可能是靠耗材、靠药品去挣钱,将来要靠高水平的服务来挣钱,普通门诊42块钱一人次,乍一看不便宜,但是在北京有医疗保险40块钱就报销了,你只需要花2块钱,相当于坐一次地铁,如果是专家号,最知名的专家100元/人次,抛掉那40块钱报销的也剩60了,急诊等等也都有相关的价格。

  接下来要关注的是进入这次试点的这三家医院,其实之前北京已经进行了一些医院的试点,但是包括我们在内的很多媒体为什么没有大范围地这样去关注它呢?因为它更多地是相对于北京市比较知名,但是12月1日开始试点的这三家医院就不一样了,它们都由于自己各自领域里头的水准在全国集聚知名度。像北京积水潭医院,骨科或者伤了等等要去积水潭,在全国赫赫有名。北京同仁医院,一提到同仁就会想到眼睛不好的时候要找它,这也是全国有名。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外科这不用说了,我们的大专家都是曾经诞生在这个医院里头。因此在这三家医院里头有两个特点:第一个外地患者占得比例比较大,因为在全国各地很知名。第二个以往靠手术等等来去盈利、挣钱,药占得比例还并不是太大,试点选择他们可以也有非常精细的考虑,那我们关注它是因为这三家医院的试点不仅仅是北京的事了,跟全国很多的这种患者都紧密相关。
 

  接下来我们就要关注这样的试点解决了哪些老问题,是否又会带来一些新问题,看看各自参与其中的试点医院的院长们又会怎么看这个问题?

  解说:

  北京同仁医院、积水潭医院、天坛医院专科突出,外地患者较多,相比之下,外地患者虽能享受到药品零加成的实惠,但需要承担外地医保无法报销的,少则42元,多则100元的医事服务费。

  伍冀湘 北京同仁医院院长:

  北京市医保的病人不存在这个问题,医保都给他报销了,但是外省市的病人要看给不给报销。如果给报销医事服务费,那病人是受益的;如果不给,那么病人还是应该多付出的。

  解说:

  而根据媒体报道,北京市医管局也准备向中央有关部门打报告,与外地社保部门研究协调外地患者医事服务费报销的问题。

  田伟 北京积水潭医院院长:

  这两天我已经听说有一些外地的医保部门也开始行动了,因为他们算账,他们发现到这些医院去看病人,他们会更省钱,因为药嘛,降了很多,所以他们反而有一些外地的医保部门开始给你规定,就是说你到北京去看病,必须要在这几家医院去看。

  解说:

  由于三家医院外地病人居多,院方还须平衡外地病人对开药需求量大与医改避免大处方这两者之间的关系。

  田伟:

  他不像咱们认为应该把药压得非常低,好,外地病人他不是这个需求。他可能希望能不能多卖我一点药,让我拿走,省得我路途遥远,所以这些我们也是根据病人的需求,这两天正在迅速地做一些调整。

  解说:

  对第三批试点医院最严峻的考验,还有外地病人挂号和看病需求的满足。

  伍冀湘:

  这两天我们最高峰的时候全院门诊量达到11000人,眼科达到了将近4000,那么这两天眼科的门诊量还有专家的门诊量都增加得非常明显,普通的门诊大概增加了有三成以上,专家的门诊增加了也差不多有两成,不论是从普通门诊还是从专家门诊,我们都加强了我们的出诊人员。

  解说:

  但无论第一批、第二批还是第三批试点医院,其医药分开也仅仅是切断了医院和药品之间的利益关系,还不能从根本上截断医生与药品间的利益关系。

  伍冀湘:

  当然作为医务人员和药品公司之间的这种关系通过这项改革目前还不能够完全遏止。但是呢,通过这次医药分开实际上我们有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叫规范医务人员的行为,比如讲,我们加强了药品的监控,加强了处方的点评,通过这方面来规范我们医务人员的行为。
白岩松:

  试点具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改革意义,就是把大家在谈论的改革实打实的向前迈出了一步,不管在这个过程中假如还存在着哪些问题,包括你有多少的疑惑,迈出去了这一步向前走,这种益处都要远远地大于你在原地踏步,因此带着我们的疑问,也带着我们的这种好奇。马上要连线的是北京市医院管理局的党委书记和局长封国生。封局长,您好。

  封国生 北京市医院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

  您好,岩松。

  白岩松:

  您拿掉了人家一块,比如说药品加成传统的盈利模式当中的这一块,恐怕有的地方你就要补人家,我们的这种政策走向是怎么样的?这笔钱我们掏不掏得出来,是不是很大的压力给人家补?

  封国生:

  取消药品加成之后,财政部门要加大对医院的补偿,补偿主要是从这样几个方面:第一按项目,比如说对医院的基本建设、大型设备购置、学科建设、离退休人员经费、公益性服务和政治性亏损给予补偿;第二也要根据医院的编制、服务量等等;第三就根据对医院的公益性为核心的考核来进行,比如说服务效率、服务质量和群众满意度这些项目,这是一些补偿的基本原则。

  白岩松:

  封局长,其实大家马上就开始关心了,非常高兴你把药的加成给取消掉了,患者可能会缺少一些负担。但是另一方面比如说医事服务费这块增加了,其中医生可以从中获得一定的服务的补偿,但是大家担心会不是医生一上午原来看30个,现在宁愿看50个,这样我多劳多得,可是医疗服务和诊治服务更没有耐心去听患者的话了,在这一些方面怎么去鼓励医生,但是又不降低服务水准?

  封国生:

  这方面作为医院管理部门会有严格的要求。首先,医院会根据每个学科特点不同来对每个医生每天看多少病人有一些明确的规定,在这个基础上可以适当地增加,但不会过多地增加,如果病人多了,医院会增加一些出诊的医生。第二,也会要求医务人员或者我们医务人员都积极主动地加强与患者的沟通,通过和患者的沟通提高我们的服务水平、服务能力来达到你为病人提供优质医疗服务。

  白岩松:

  接下来的问题,您肯定这两天已经多次思考过了,像医事服务费,咱从普通的说42(元),北京上了医疗保险等等只需要花2块钱,但是这三家医院可是大比例外地来治疗的患者非常非常高,他们如果当地的省市自治区没有报销这40的话,负担不反而增加了吗?药减下来的那一块,这块增加,我估计您会思考,但是您作为北京的局长,您的建议是什么?

  封国生:

  我想全国各地无论是城镇居民、城镇职工还是在农村都有相应地医疗保险系统,我想当地的医保部门应该根据当地报销的政策来对北京设立医事服务费的项目给予报销,当然报销的情况应该根据当地的情况来进行设定。

  白岩松:

  接下来注意到药的提成是没了,但是医生会不会暗中去开药,然后去获取某种回扣呢?我注意到这三家试点医院也都在对相关的医疗服务提供某种监督,您在这方面要思考的是什么?对策又是什么?

  封国生:

  首先,我认为我们广大医务人员应该树立良好的职业道德和规范的医疗行为。第二,我们医院取消药品加成之后,会进一步地加大合理治疗、合理用药以及合理检查的一些监督检查力度,会设立一些具体措施,比如说对大处方进行点评,对乱开药、不合理用药会加强监督检查,如果发现违规行为会及时进行处理,同时也会对用药的情况进行监控,比如说发现一些药品的异常现象会及时对厂商或者医药公司进行约谈、诫勉谈话,也会对医生进行诫勉谈话,通过种种措施来达到进行合理治疗、合理用药,避免一些乱用药的情况。

  白岩松:

  封局长,接下来要关注是北京未来更多医院来推广这样一种医药分开模式的时候,你的时间表是怎么样的?我们注意到你这几次试点提速了,越来越快了,明年会不会大部分的一些医院都会走这样的一种模式?

  封国生:

  我们会根据这五家医院试点情况,及时地进行总结经验,在明年适当的时候对北京市属公立医院进行全面推开。

  白岩松:

  您认为大家期盼很久的这种医改伴随着这样的试点向前迈出了多少?

  封国生:

  医药分开是医院的运行体制的一个重要方面,也是医院管理、医药改革的一个深水区,我觉得向前迈进了这一大步,也标志着我们医改进行了实质性的一些改革,当然医改还有很多其他方面,我们也会根据医改的进程来进行综合性的改革,来向前推进。

  白岩松:

  谢谢封局长,非常感谢给我们带来的解读,谢谢。

  接下来我们自然就要关注由最后一个问题引发的相信所有的观众也在思考,我身边的医院什么时候也会这样,然后这样了之后,能不能再向前再迈出去一步,然后不仅仅只是医药分开,我们将来其他的方方面面看病难都不那么难了,看病贵都不那么贵了,可不可以呢?来,继续关注。

  解说:

  北京市五家医院实施医药分开,这标志着北京已经迈入了公立医院改革的深水区。而除北京外,全国共有18个省份,311个县市的公立医院也都启动了改革试点。今年8月,国务院医改办卫生部等五部委印发《关于做好2012年公立医院改革工作的通知》,明确提出,今年我国公立医院改革将由局部试点转向全面推开,重点破除“以药补医”机制。

  宋昌稳 山东省金乡县人民医院院长:

  “以药补医”最大的问题就是大处方的问题,不该用的药可能要用,可能和自己的业绩挂钩的话,一些贵重药品可能作为目前医生的首选。

  吴立国 河北唐县人民医院院长:

  所以这样就是让医生不乱用药、乱检查,也是目前当今管理的一个核心。现在是乱用药、乱检查,造成社会不满意。

  解说:

  明年全国县级医院将普遍取消“以药补医”,这也成为公立医院改革的目标。也有评论指出,新医改的重头戏就是公立医院改革。

  就在今年2月22日,温家宝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就明确指出,“十二五”期间要积极推进公立医院改革,深化补偿机制改革,破除“以药养医”机制,推进医药分开、管办分开。2015年要实现县级公立医院阶段性改革目标,全面推开城市公立医院改革。

  十八大召开之前,就有媒体指出“医疗改革实际内容中你最关注哪一方面的调查?”调查显示,43.92%的网友最关注公立医院的改革,从数据中可以深切感受到公众对公立医院改革的呼声越来越高,对于这样的呼声今年的十八大记者招待会上,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朱之鑫也给出了自己的回答。
朱之鑫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

  当前医改已经进入了一个攻坚克难的关键时期,也就是社会上或者记者们经常讲的深水区,力争使90%的群众看病能够在基层医院得到解决。

  白岩松:

  在我们特别欣慰的去看到这样的一个试点,包括像深圳已经全面地取消了医院的药品加成。但是我们也遗留了很多很多的担心,比如说你在医院里头药、医是分离了,可是医生如果开某种药开得比较多,他会获取某种回扣的时候,这个渠道怎么堵?另外,药品是没有加成了,但是手术的费用很高,高价的耗材被大多使用的时候,我们又该怎么样去降下这部分的一部分成本。还有刚才谈到的像北京、深圳等等这种当地财政比较充盈、比较相对富裕的地方,可能更有勇气去做这样的事情,但是相对经济不那么发达的地区又该怎么做,会不会更加导致医疗资源的这种不平衡等等,其实迈出了这一步,我们露出点笑容,但是前面的挑战还特别多,针对这些问题,接下来要连线的是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的委员李玲。李玲,您好。

  李玲 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

  您好,岩松。

  白岩松:

  您怎么评价北京开始了(试点),尤其是之前两家医院还没有那么强的全国知名度,但是这三家可是集聚全国知名度的医院也迈向了医药分开这样的试点?

  李玲:

  北京应该说在正确的道路上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这是真正的公立医院改革开始了。

  白岩松:

  第一,您是肯定了方向。第二,您肯定了毕竟不是在说,而是非常实质性,比较看重它。我刚才也谈到了您怎么看这个问题?这都是像深圳、像北京可能都是比较富裕的这种地区,它的财政的补贴能力更强,会不会将来越拉越开,将来很多经济不发达的地区不敢迈出这一步,看病的人更向这些著名的医院去倾斜。

  李玲:

  不应该是这样的。我觉得北京最好的是拿出了三甲医院,已经有两家医院试点。从目前试点的情况来说,并没有增加多少政府的投入,也就是说它其实调整了结构,把医生该得的服务的费用提高了,而把过去医药的这一块给降低了,你想政府现在给它提供40块钱的挂号费,它过去得卖300块钱的药才能挣40块钱的挂号费,实际上是一个结构的调整来减少过渡用药,实际上是让我们的医生真正回归到这个职业,对症下药,而不是把我们这种崇高的职业变成了一个药贩子,而政府的财力并不是关键,而需要的是系统综合的改革。

  白岩松:

  我相信看这期节目的时候,很多人会羡慕北京的患者或者说有能力去北京的患者。什么时候这种改革的力度能更快一点的到稍微远一点或者二三线城市里,您的判断是什么样的?

  李玲:

  我的判断是希望越快越好,我觉得北京起了一个非常好的头,其实下面改的话,我刚才说并不是财力的问题,因为在很多比如西部地区,比如湖南的桑植都是贫困县,他们都实现了这一步,所以更重要的实际上是制度的重建,也就是说政府真正落实它办医的责任,把制度给设计好了,我觉得老百姓能够很快地享受到我们医改的实惠。

  白岩松:

  非常感谢您带给我们的解读和希望。

  其实我们今天在关注北京这三家医院试点的时候,就因为它不仅仅是北京的,也不仅仅这三家医院会面对很多外地的患者,更重要的是它跟我们每一个人的生老病死都紧密相关。

原创文章,作者:网联网链联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ebsl.cn/9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