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支架治疗冠心病
广告位招商中



此广告每年2200元

广告位空缺中

不做支架治疗冠心病

不做支架治疗冠心病
广告位招商中

广告位空缺中

此广告每年2200元

不做支架治疗冠心病

广告位招商中

白癜风丸

阳光虫草

地区联盟 - 江苏征婚交友

分享到:


  “其实很多人都这么劝我。从个人的角度来说,这的确是很好的方式。等我有钱了可以帮助更多人。但这些贫困的学生,如果我不帮助他们,他们就失去了读书的最好时期,有些人一生只有一次读书的机会。”
  “如果一天只吃一顿饭,会是什么样的人?”正在南京晓庄学院读大三的王景光就是一位!他是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人,他家里不算富裕,因此每天夜里都出去打工,两年来靠打工赚了有两万元,但他把所有的钱都捐给西部的贫困孩子了。为帮助更多的孩子,这位阳光帅气的80后男孩子,甚至每天只吃一顿饭,单纯而固执的奉献,在南京晓庄无人不知。很多人说他这是在拿健康做赌注,也有很多人不解他为什么要这样拼命赚钱,他的回答是:“我只想多帮助一些贫困的学生”。
  □快报记者 孙羽霖 钟晓敏
  为了省钱 他一天只吃一顿晚饭
  心声: “因为打工,我的学习时间很少,少吃一顿饭还能省时间,这样学习、工作都不会耽误。”
  王景光1988年出生,近一米八的身高,皮肤白净,在许多女生眼里是一位阳光帅气的男生。如果不是别人说起,记者根本无法相信他会每天只吃一顿饭。在晓庄学院江宁校区,记者本以为赶上了他的饭点儿,王景光却告诉记者,他一般是不吃中饭的,“从今年初开始,我就只吃一顿晚饭了。”他很平静地告诉记者,似乎每天吃一顿饭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
  “昨天同学刚刚聚会,我吃了好多,今天中午还有点饱呢!”王景光似乎很满足地说。“每天吃饭的钱在3元至3.8元,每次自己都打5毛钱的饭,剩下的钱有时候能打两种菜。”记者算了一下,如果王景光每天只花费3.8元吃饭,一个月的伙食费只要114元。
  “中午省一顿饭也有其他好处。”王景光说:“自从每天晚上要出去打工,我学习的时间少了。如果中午按时吃饭,打饭排队,和同学吃饭聊天,吃完饭了还想休息一会儿,没多久又要上课了。每天下午一点学习时间就耽误了。同学们中午都去食堂的时候,我就去图书馆看书,这样学习、工作都不会耽误。”
  作为一个20岁出头的小伙子,一天吃三顿饭都可能不够,现在从两顿减到一顿饭,他能吃得消吗?记者为此向他身边的同学、老师求证。
  他的舍友吉启卫说,大一大二的时候,王景光都还吃两顿饭,那时候5毛钱的饭王景光吃不饱,但他不好意思再去打饭了。好几次都是我再去打一份5毛钱的饭,陪着王景光一起吃。“现在他只吃一顿饭了,我们所有的同学和老师都苦口婆心地劝他,但他就是不听,有时候我们于心不忍,每天早晨给他带一点包子馒头,他看起来都吃得很香,我们才有点安慰。”
  拼命挣钱 他同时资助着8名孩子
  心声: “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帮助别人最能体现自己的价值”
  2008年,王景光作为第一批来自西部的学生考入了南京晓庄的经济与管理学院。在08政教班里,只有两位同学来自西部,剩下的都是江苏人。在许多江苏学生的眼里,这位来自西部的同学,应该是贫困助学的对象。
  “但是当大学第一年学校通知申请助学金的时候,班里很多同学都申请了,而作为班长的王景光却悄悄地自动放弃了。”在同学和老师的眼里,王景光是一位全心为同学着想的好学生好班长。
  在王景光读初中的时候,就开始利用假期挣钱。但是挣来的钱却不是为了自己,大多捐给了贫困学生。当王景光读高中的时候,他就开始省吃俭用资助两位成绩优异的同龄人,一个学生正在读高一、另一个在读初三。“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帮助别人最能体现自己的价值,高中资助的孩子已经被政府接管了,我又可以有新的起点了。”
  进入大学后,王景光每年资助的学生都在以惊人的速度递增,大一上学期的时候有3个孩子,大一下学期时有4个孩子,到了大二增加到了7个,现在大三了,增加到了8位。明年如果手头宽裕了还会不定期资助更多的孩子。
  目前王景光定期资助的8个孩子,分别是:宁夏固原贺套村小学1名;宁夏盐池麻黄山小学2名;宁夏固原一中一名;宁夏固原五中一名;宁夏盐池大水坑中学一名;宁夏盐池麻黄山小学一名;宁夏麻黄山地区后洼小学一名。
  “因为我自己的资金和能力也有限,通过对比筛选后,才会决定长期资助。”王景光告诉我们,“资助的孩子都是来自西部贫困地区,通过宁夏红十字总会、固原团委、盐池等地区,每个孩子都是我一个个认真筛选的,有的孩子是在支教中认识的,有的孩子是在红十字名单中看到的。
  幸福日子 每月11日会准时去银行汇款
  心声: “想到他们又能够读书了,我的心里就会特别满足。”
  “你知道我一个月哪一天最开心吗?”王景光的问题把记者弄糊涂了。“每个月10日是我拿工资的日子,那天晚上我的钱包被1300元塞得鼓鼓的。”王景光脸上洋溢着微笑。他说:“我最开心的日子,是拿工资的第二天。每个月的11日,是我前往邮局和银行的日子。每月1300元的收入,我把1000元分批给孩子们汇出去。有的汇500元,还有的汇200元,但大部分是100元。想到他们又能够读书了,我的心里就会特别满足。”
  在王景光资助的孩子名单中记者看到,王景光每个月捐献给哈秀文500元,“因为她在宁夏市中心上学,学费高开销大。邵乾坤这个孩子,几年前患上了重病,我曾经给他捐过钱,现在他的病有所好转,我每个月给他捐100元……”
  记者数了数王景光捐助的几个孩子,邵乾坤、文静、刘彦吉、李小荣、李少华、高玲玲、李志文每人捐献100元,捐献给哈秀文500元,这总共加起来就已经1200元了。这已经接近工资总额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王景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在学校里,有时候临时帮助老师做一点事,老师都会塞给我一点工资……”
  其实王景光的家庭并不算富裕,父亲是在宁夏一家单位做小职员,母亲最近身体不好,家里还有一个正在读书的弟弟。但是从初中时,王景光就开始做各种零工。谈到王景光做过的职业,可以一口气说上十来个,他卖过菜、发过传单,还做过广告公司的业务员、建筑工地安装工、在小饭店当过伙计……暑假时一天曾打过3份工。
  刚考入南京晓庄学院后,曾同时在校内兼三份职。他在校园书店卖书、做老师的助手、在图书馆整理书籍。但靠勤工助学的微薄薪水很难资助孩子们。于是,王景光就放弃了学校里的兼职。
  “平时上课不能耽误,只能用业余时间去打工,晚上的夜班最合适。”从今年开学起,他在江宁百家湖一家酒店找到了发货员的工作,工资每个月1300元,每天下午四五点,当王景光吃完晚饭后,傍晚6点多就会赶往百家湖上班,夜班工作一直到夜里12点半,有时候忙到深夜一两点才回家。
  王景光说,工作就是负责给酒店里的酒水、瓜果发货,晚上有点耗时间。“因为上夜班,王景光还受过伤。”他的舍友透露说:在百家湖到学校四十多分钟的车程中,王景光曾有两次因骑车犯困,摔得胳膊腿上都是伤。
  最大目标 想成立自己的基金会
  心声:“我是可以等有钱了再帮助更多人,但这些贫困的学生,如果我不帮,他们就失去了读书的最好时期。”
  “我每天都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呈现给同学和老师。但是我这一年头发白了不少,眉毛也掉了一半。”王景光低下头时,偶然能看见这位80后小伙子的头发里藏着几根白发。“心里想着那些渴望读书的孩子,要花费许多的时间和心思。”
  2009年暑假他第一次将自己的南京晓庄学院的校友带到了宁夏,开展以支教、调研为主的社会实践活动。在他和同乡学妹的努力下,于12月份将南京晓庄学院加入了宁夏盐池教育发展基金会。
  “我很多方面比不上江苏的学生,但是我不仅代表我自己,我还代表我的家乡,我希望自己毕业离开学校了,也能给学校留下一笔财富。”后年,王景光就大四毕业离开学校了,他希望这两次支教后,自己的学弟学妹能够有机会去西部支教。“我作为西部的孩子,我觉得自己有很多方面比不上江苏的孩子。我就想自己抓住每一次机会证明自己。我自己的方式能给学校留下特殊的记忆。如果有一天别人回忆起我,我希望和别人与众不同。”
  “为什么不现在好好学习,等到将来赚很多钱的时候,再做慈善的事情呢?”记者问。
  “其实很多人都这么劝我。从个人的角度来说,这的确是很好的方式。等我有钱了可以帮助更多人,但这些贫困的学生,如果我不帮助他们,他们就失去了读书的最好时期,有些人一生只有一次读书的机会。”
  在南京晓庄学院,老师和同学们都知道,王景光最大的目标是能够成立自己的基金会,但是他向上级部门申请过,注册资金需要达到100万才可实现。
  “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够拥有100万,但是我希望现在能帮助一个孩子是一个。”王景光几乎成为了南京晓庄的名人,在他感召下几乎每个同学都参与了捐献爱心的活动。在大二第一学期,王景光先后举办两次爱心义卖活动。第一次是在重阳节之夜,他和两名室友,将义卖孔明灯的钱捐给了江苏海事学院一名白血病的学生。第二次义卖,那一年的圣诞节。在所得3000多元的爱心款后,他印刷了600本书籍捐献给了宁夏固原贺套小学和部分贫困学生。剩下的收入都捐给了宁夏固原市贺套村小学的孩子们。
  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如果我不把握住今天,我怎么知道会不会有遗憾?
  精打细算 一个月300元生活费
  心声:“作为儿子我亏欠父母很多,每次打电话连一句‘爸爸妈妈你们过得好吗’我都问不出口。”
  “在江宁找这个工作不容易,如果天天坐地铁,来回4块钱,比每天吃饭还贵,晚上回家晚了还没有车。因此我狠狠心花400元买了一辆二手的摩托车,每个月的50元汽油费就是为它花的。”王景光笑着说,有时要给孩子打电话,因此话费也成了重要开销。
  “我的生活费都是自己挣来的,如果每个月1300元的工资,留300元自用,每个月手机费100元、伙食费150元、交通汽油费50元。父母每个月都给我生活费,但我不用,那都是父母辛苦挣来的。”但因害怕父母问起,王景光总是把家里寄来的钱悄悄存起来。
  虽然王景光从不记账,但却精打细算每一分钱。从小学到大学,他做了15年的班长,但班级的资料都存在各个同学的电脑里,因为他舍不得买一个优盘,更不用说是一台笔记本电脑。
  他上网,但从不聊天,而是搜寻贫困的孩子。他不谈恋爱。他自嘲说:“恐怕没有哪个父母愿意把女儿嫁给我。”他不爱玩!这几年只陪老乡去过一次新街口、夫子庙。他很倔强!因为不停地打工、捐助,家人多次劝说几乎没有一点作用。他和父母有很深的隔阂。每个月和父母打电话都不会超过3分钟。进入大学后,王景光做了很多慈善的事,但都是背着父母完成的。
  “作为儿子我亏欠父母很多,每次打电话连一句‘爸爸妈妈你们过得好吗’我都问不出口。”王景光有些哽咽地说,但是我却把他们放在心中最重要的位置。
  父母对我最大的期望是我能考上公务员,明年大四了,我想好好看书,我要实现父母的心愿,去西藏做公务员,我喜欢探险,西藏有最高的山峰,有险峻的峡谷,我可以拥有自己的小木屋,过平静的生活。我还可以努力帮助身边需要帮助的人。明年就是大学最后一年了,也许去打工的时间少了。但只要熬过了这一两年,这个愿望实现了,慢慢都会好起来的。
  “你要真以为王景光是铁人就错了,他也会累,也会哭。但是他特别坚强独立,从不轻易跟陌生人诉说。”王景光的舍友吉启卫告诉记者。“早晨上课,我常看见王景光会犯困走神,但大清早经常还都是王景光喊我们起床呢。他打工时累了,嘴里就嚼一点冰块,打开手机看到受资助的孩子发来一条条短信,他就会痛苦流眼泪,这些学生就是他继续工作的唯一理由。”
  快报连线
  “如果没有小王,我们家秀秀早辍学了!”
  王景光资助的这些孩子都来自贫困的山区,电话沟通非常不便。昨天,快报记者费尽周折联系上了一个叫李秀的受助孩子。听说王景光一天就吃一顿饭,孩子的心灵受到了震撼,她说:“我实在没有想到,资助我的王大哥,吃得比我还少……”
  11岁的女孩撑起了一个苦难的家
  李秀,今年14岁,在宁夏盐池四中上初一。她是一个苦孩子,妈妈患有先天性心脏病、高血压,因为抱病在身,不能给她太多关爱。更残酷的是,2003年的一个夜晚,妈妈睡着之后再也没能醒来,撇下了年仅7岁的她,还有2岁的弟弟。
  幸亏他们还有爸爸。爸爸是一个勤快的庄稼人,一个人种了40亩地。地里的收成够一家人糊口,风调雨顺丰收时,还可以卖些杂粮,换些零花钱。然而,祸不单行。2007年的一天,爸爸出门干活时,被一辆收破烂的拖拉机撞成重伤,在床上整整躺了一年。至今,他依旧半身不遂,没有劳动能力。无奈之下,他只好把40亩山地让给别人种。并与别人约定好,如果收成好,对方一年给他2000元租金。如果干旱失收,可能什么都没有。目前,一家三口靠低保金维持生活。除了买口粮,还要供两个孩子上学,残疾的爸爸不堪重负。采访时,这个男子汉告诉记者:“要不是舍不得两个孩子,我真想一死了之。”
  孩子父亲:不是小王,女儿早辍学了
  大山脚下,伏着一间土房,似乎一阵风就能把它掀倒。除了一个睡觉的土炕、一个做饭的灶台,这个家没有任何别的东西……今年7月份,王景光去宁夏支教,看到了李家的窘迫。当时,李秀已经面临辍学。她和爸爸商量好了,外出打工挣钱,养活爸爸和弟弟。她甚至还打算,过几年找个村民嫁了,找个人和她一起撑起这个家。
  “叔叔,秀秀这么小,你应该让她继续上学。”
  “我哪有钱给她读书?女孩子读个小学,认识几个字就行了。”
  “你一定要给她上学啊,因为读书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在这间小土房里,王景光做起了李秀爸爸的思想工作。其实,爸爸又何尝不想让李秀继续读书,他们真的太困难了!因为车祸,他已经欠下4万多元外债。儿子还小,也在上学,他真的负担不起。
  “学一定要上,费用全部由我来想办法解决。”王景光当场承诺。那一天,他和一起支教的另外4名同学凑了1200元,给李秀做学杂费。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又从牙缝里省下钱来,每月定期给他们汇200元生活费。
  “如果不是他帮忙,我们家秀秀已经辍学了。”李秀的爸爸说,王景光对他们的资助,真的是雪中送炭。采访时,李秀的爸爸还告诉记者,他出车祸之后,在床上整整躺了一年。年仅11岁的秀秀,用稚嫩的肩膀,硬扛起了这个苦难的家。她不仅要伺候瘫痪在床的他,还要照顾年幼的弟弟。
  家里家外、洗锅抹碗都是她一个人干。大冬天,她就用井水洗衣服,小小年纪就得了“风毒”。一碰水手就会钻心疼痛,几天不能干活,也不能写字。“我没有钱给她看,小王来的时候,给她买了药。”
  受助孩子:没想到王大哥一天只吃一顿
  为了不让小小年纪的李秀辍学,为了用知识改变大山脚下一个孩子的命运,王景光吃了很多苦,但是他从没有对孩子提过这一切。电话连线李秀时,她非常吃惊地说:“没有想到,资助我的王大哥,吃得比我还少……”
  记者:你认识王景光吗?
  李秀:我认识王大哥,他每个月都给我和弟弟寄生活费。
  记者:你知道王大哥的钱是怎么来的吗?
  李秀:不知道。王大哥从来没有说过。
  记者:王大哥还是一个学生。他每天晚上放学之后,到处打零工挣钱寄给你。为了帮助你和其他孩子上学,他每天就吃一顿饭。
  李秀(哽咽):有时候,我连5毛钱的方便面也舍不得买,但是,我每天肯定会吃两顿饭。我没有想到,资助我的王大哥,吃得比我还少……
  不过,受到王景光的资助,李秀还是非常努力的。班主任尚波告诉记者,可能是因为干家务活耽误了很多学习时间,李秀的成绩不太好。不过,她在学校表现很好,也努力了。
  呼吁
  我们不该让他独自承受压力!
  一天只吃一顿饭,一人要打几份工……王景光说,他是心甘情愿为孩子们付出的。不过,他的心甘情愿让我们心疼。在我们的眼里,这个1988年出生的孩子,何尝又不是一个孩子?我们不能让他一个人独自承担这么大的压力!王景光也不止一次说,他只想把自己做好,不想让别人增加负担。不过,现实让他很无奈,需要帮助的贫困孩子太多了,凭他一己之力太单薄了。怎样才能分担他的压力,如何才能帮助到更多孩子?我们欢迎广大读者,拨打快报热线96060、13770596060,献计献策。
  学生来信
  你付出的一切
  我记在心头
  邵乾坤,今年12岁,骶骨坏死,宁夏贺套村小学六年级学生。去年,王景光策划了一场义卖活动,一次性给他筹集了1200元。现在,不定期给他汇去100元。孩子非常感恩,写来一封感谢信。
  敬爱的王景光大哥哥:
  我怀着崇敬的心情,感谢你和其他好心人的慷慨解囊和无私帮助。在我生病的时候,收到你们的捐款,这犹如冬日里最灿烂的一缕阳光,照亮了我们全家人的心怀。那如波涛汹涌般的爱的暖流,久久地在我们每个人的内心深处涤荡。
  请转告所有关心我的好心人,我的病情目前已经得到控制,现在正在家里休养。如不出意外,下学期即可返回学校了。
  我不幸得了重病,几乎摧毁了我和我的家庭。由于您的呼吁,您和您身边的好心人充满爱心的捐款,使我那不情愿跳动的心,又恢复了正常的节奏。几乎凝滞的血,又沸腾了。我和你们天各一方,可你们却把微薄的收入,甚至把你们的助学金、生活费都捐给了我。我知道你们还在读书,没有经济收入,却还是在尽力地挽救我……
  为了不辜负你们的一片爱心,我会努力学习,争取取得优异的成绩,报答你和所有关心我的各位好心人。
  还有一个名叫张小宁的学生,给王景光及他的几个支教伙伴写了一封信《用爱撑起一片天,让梦想起航》:
  亲爱的大哥哥、大姐姐:
  一路坎坷走过来,一路阳光相伴,你们曾经风雨兼程,长途跋涉,黄土高原的千山万壑阻碍不了你们前进的步伐。你们怀着一颗颗赤子之心,来到了这片热土。足迹踏遍这里的千山万水。不为什么,只为心中那永恒的信念,只为唤起西部偏远山区孩子们灵魂深处的丝丝希望。
  一支粉笔,三尺教鞭,你们为我们勾勒出一幅美丽的蓝图;两间茅屋,一棵大树,你们用宽阔的胸怀容纳着百十来颗童心。这里虽然简陋,却有孩子们琅琅的读书声,更有老师们的谆谆教导,循循善诱。你们既是我们的哥哥姐姐,也是我们的老师。这里的花儿因你们而更加灿烂,这里的人们因你们而更加喜气洋洋。你们克服了现如今城市孩子无法想象的困难:资源匮乏,环境不宜,等等等等。
  你们与我们这群农村的孩子打成一片,无拘无束。一张张土巴巴的脸蛋上增添了天真烂漫的笑容,所有人都喜笑颜开。是你们让我们增加了对生命的信心,对求知的渴望,让我们坚信:山区的孩子不是不如城市的孩子。是你们让我们看到这个世界上还有水晶般洁净的心地,我们心存感谢,更多的是感恩。
  中午,孩子们回家吃饭,而你们却只吃方便面,吃干粮。每当我走过这里看到你们因困乏而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不禁心生怜意。今天,我发自内心地说声谢谢,谢谢你们,亲爱的大哥哥、大姐姐。这也许是所有孩子共同的心声。

手机扫描访问-快速分享到微信-微博-专业打造个人及中小企业微营销平台客服系统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