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支架治疗冠心病
广告位招商中



此广告每年2200元

广告位空缺中

不做支架治疗冠心病

不做支架治疗冠心病
广告位招商中

广告位空缺中

此广告每年2200元

不做支架治疗冠心病

广告位招商中

白癜风丸

阳光虫草

地区联盟 - 甘肃征婚交友

分享到:

什么是幸福(一)

近年来,幸福问题在国内从学界、政界到民间和网络,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胡锦涛同志在第28次中央政治局常委集体学习会上提出“建立完善家庭发展的政策,促进家庭和谐幸福”的要求。2010年温家宝总理明确提出“要让人民生活的更幸福、更有尊严”,并把提高百姓的幸福感写进政府工作报告。随后,许多地方党委和政府也把居民的幸福感作为执政、施政目标和衡量社会发展综合指标写入工作报告。江苏省江阴市2006年就规划“幸福江阴”的施政目标,是国内较早提出建设幸福城市的地方政府。迄今全国已有18个省(市、区)提出建设幸福省(市、区)的构想,有100多个城市提出建设“幸福城市”的蓝图。甘肃省第12次党代会提出了“建设幸福美好新甘肃”这一重大使命。胡锦涛在党的十八大政治报告结尾处号召全党“共同创造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更加幸福美好的未来”。建设“幸福中国”,“让人民更幸福”正在成为中国社会发展的主题。为此,有必要弄清楚幸福的真谛查找民众幸福感不高的原因,切实为提高民众幸福感多做实事。

幸福问题之一:什么是幸福

刘安诚  于维民

一、幸福界说

数千年来,古今中外的人们对幸福的探寻、追求从未间断过,对幸福的诠释见仁见智,至今难有一言以蔽之的共识。

在西方伦理学史上,古希腊思想家梭伦最早对幸福范畴作出理论探索,认为仅有财富不能认定幸福,还须有德行。苏格拉底提出“善即幸福”。伊壁鸠鲁认为人生的目的是追求快乐和幸福,而幸福生活就是肉体无痛苦与灵魂无纷扰。中世纪的神学家否认现世的幸福,认为幸福是德行的报酬,对上帝的虔诚信仰和死后进入“天国”就是幸福。到了启蒙主义的18世纪,掀起了关于幸福的大讨论。1690年,英国经验论代表约翰·洛克认为,人天生“趋乐避苦”,幸福就是“至乐”。英国功利主义创始人杰里米·边沁在1789年出版的《道德与立法原则导论》中写道:幸福是至乐加痛苦极小化甚至毫无痛苦。近代资产阶级的唯物主义思想家从感觉论出发,认为个人生活欲望的满足是幸福的主要内容,追求这种幸福是人的天赋权利。费尔巴哈认为,追求幸福的欲望是人生来就有的,应成为一切道德的基础。从古希腊以智慧德性为幸福,到启蒙时期以及时行乐为幸福的自然本性论观点,对幸福的探寻有感性、理性和德性等不同路径,形成感觉主义、禁欲主义、理性主义和宗教幸福论等不同派别。先哲对幸福定义的争论,大体可分为主观主义幸福论和客观主义幸福论。主观主义幸福论的代表人物主要有穆勒、休谟、霍布斯等,他们认为,幸福就是快乐的主观心理体验。客观主义幸福论的代表人物主要有亚里士多德、柏拉图、阿奎那等人,他们认为幸福是客观的、不依主观感觉为转移的自我完善、自我实现,是自我潜能、人生价值的完满实现。其实,上述两种观点都有偏颇之处。主观主义幸福论把快乐与幸福等量齐观,但快乐并不都是幸福,如吸食毒品也能获得一时的快感,却损害身心健康,因而绝不是幸福,幸福须有利于人的生存和发展。显然,主观论把幸福界定为快乐是定义过宽,而客观论把自我实现界定为幸福则定义过窄。离开主观心理体验就谈不上幸福或不幸福,即便幸福是自我实现的心理体验,也不能穷尽现实生活中的幸福。许多人不图自我成就,只求锦衣美食、健康长寿,一生碌碌无为却过着优裕的生活,他没有自我实现的幸福,却拥有物质生活的幸福,显然,自我实现决非幸福的全部。

我国古代对幸福的讨论,表面上看似不如西方多,对幸福与快乐的分疏亦不严格。古汉语中有“幸”、“福”等字,但难寻“幸福”一词。对“福”字的解读有多种:甲骨文的“福”字呈双手捧酒状,可解读为有酒喝是福。《说文义证》谓“福是祐是佑”,《广雅》谓“福是盈”,《释文》说福是“富”,《说文》谓福“从示畐声”,说明与鬼神与祈祷有关,祈求远避灾祸、降临福祉,免凶而吉为幸,吉备百顺是福。《尚书·洪范》以“寿”、“富”、“康宁”、“彼好德”、“考终命”为“五福”,与“凶短折”、“疾”、“忧”、“贫”、“恶”、“弱”等“六极”相对。以后,幸、福两字连言也仅指人的祈福行为,还不是今天人们所理解的幸福意蕴。但幸福却是中国数千年文化史反复出现的主题,古人对幸福的探寻,无论是基于客观生活的事实论定,还是根据主观体验的价值判断,都有很高的自觉化程度和很强的实践性品格,绝不比西方的幸福理论逊色。他们或把幸福解释为一种德性的满足感,“有德则乐,乐则能久”(《左传》),或诠释为感官快乐,不饥不寒、衣帛食肉。儒家力主行仁恕,通过修身使德性内充,儒家重现世的此岸幸福而非宗教的来世幸福、彼岸幸福,重社会幸福甚于个人幸福,幸福有“身之乐”与“心之乐”、“独乐”和“共乐”之分。孟子说“古之人与民偕乐,故能乐也”。宋代理学强调明理去欲,在义利、理欲、苦乐、荣辱等问题上的取舍截然以道义为准衡,宣扬封建禁欲主义幸福论,终使儒家幸福观成为封建统治者推崇的核心价值观之一。道家由关注人在社会秩序中的地位,转而追求人在自然秩序中的诗意存在,倡导“见素抱扑、少私寡欲”、“知足常乐”、“安贫乐道”,引导人们不尚浮华,降低对声色犬马、功名利禄的世俗追求,珍视人的生命存在与现世幸福,将生命意义而非社会价值作为幸福的基石。这看似消极无为,实则是一种精神救赎,它力图拔除人嗜欲的现实烦恼,将心神置于零值状态,通过以静弃欲养生,外保形体、内养精神,注重内心安宁与满足,以求获“恬愉澹泊”的人生幸福真谛。

马克思主义认为,人们对幸福的看法是与他们对人生目的和意义的理解分不开的,幸福归根结底是由一定社会经济关系和生活条件决定的,幸福就在现实生活中,由于阶级剥削和压迫,被统治阶级的幸福要靠人们去争取、去斗争。人们的幸福生活包括物质生活、社会生活和精神生活。不同时代、不同阶级以及具有不同生活目标和理想的人有不同的幸福观。一切剥削阶级把个人幸福看得高于一切,把个人幸福建立在被剥削阶级的痛苦和不幸之上。与剥削阶级极端利己幸福观不同,无产阶级的幸福建立在集体主义基础之上,把争取最广大人民的幸福和实现人类的解放看作是自己最大的幸福,在追求自己正当权益的同时,倡导并践行利他幸福;个人幸福依赖于集体幸福,集体幸福高于个人幸福;幸福不仅是个人享受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更是创造财富的劳动、斗争和创新,是过程幸福与结果幸福的有机统一。我国近代史上,许多志士仁人以天下为己任,为劳苦大众的幸福甘愿牺牲自己的一切,其言行一致的利他主义幸福观令人肃然起敬。

二、幸福定义

人们通常把幸福解读为使人心情舒畅的境遇和生活。视幸福与快乐为同等概念,常常互换替代使用。伦理学视阈下的幸福概念相对窄一些:幸福不是生活中某一偶然因素引发的暂时快乐,而是对生活具有重要意义的较持久的快乐。快乐并非尽是幸福,饥饿时得到食物会快乐,可充饥的快乐稍纵即逝,而衣食无忧、经常享用佳肴之乐才是享受物质幸福。快乐是人在某项行动中的感受,如玩游戏、驾名车、品尝佳肴、欣赏节目、游览胜景、体育锻炼等都是能带来快乐的活动,这些活动可以帮助人们放松心情,暂时忘却现实生活中的烦恼。可是活动结束快乐即逝,甚至有些人因消极厌世、酗酒吸毒、家庭解体而狂欢,其快乐活动背后隐藏着诸多不幸。幸福则是行动过后的感受,幸福并不能轻易获得,需要在理想或价值目标的指导下经过较长时间的努力奋斗才能实现,是人生有重要意义的持续而巨大的快乐。所有的娱乐形式都不足以构成真正的幸福,那些需要付出艰苦劳动、创造和创新的活动才能给人们带来持续而深刻的幸福。而且许多幸福的事情往往与痛苦相关联,如美满婚姻、子女成才、职场成功、甚至身体健康等,都与不懈的付出或艰辛的劳动分不开。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被认为是我国农耕社会人生四大幸事,但都不能轻易获得。升斗小民认为安居乐业、家人康健、人际和谐、在家尽孝、在外尽忠是幸福,收成、婚姻、求得功名等均需付出艰辛,都是人生大事,关乎较长时段甚至人一生的生活品质,这些大事事随人愿即幸福。可见,幸福是人们在社会生活中预设的重要人生目标得以实现而感受到的内心满足或愉悦,是达到生存和发展某种完满的心理体验。幸福是善待自己或他人的普遍道德原则,其价值意义不是指个人意图,而是指实行这些意图的努力过程和达到预期结果,它不只说明人的主观态度,更在于对人的生活、人的享受和人生使命的准确把握。从理论上厘清快乐与幸福的区别和联系,思想上就不会把穷奢极侈、享乐主义等剥削阶级腐朽生活方式捧为幸福圭臬,行动上就不会沉湎于声色犬马,拒绝娱乐至死、玩酷炫富。不让过多的娱乐活动充斥生活,把省下的时间和精力花在那些能够给我们带来幸福的劳动、创造和奋斗上。

幸福、幸福的人、幸福生活这三个词既有联系,又有区别。幸福是达到人生奋斗目标后感到满意的心理体验,幸福的人则指主体正陶醉在创造幸福的过程中或正在享受奋斗成果的过程中。幸福生活不是指终生幸福,一个人一辈子不会尽是不幸或全然幸运,只要一生或某一阶段得到幸福的事多于不幸的事(或生存与发展重大需要得到满足),多到一定程度,他的生活就可以说是幸福生活。

三、幸福结构

幸福与快乐不分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没有弄清幸福结构。伦理学视阈的幸福是对人生具有重要意义的目的得以实现的心理体验,它由两部分内容构成:一是人生重要意义目的的实现,二是愉悦的主观心理体验,二者缺一不可。幸福既是主观的生活目标或理想所肯定的客观的生活内容,又是客观的生活内容反映在主体意识中所产生的精神上的满足或愉悦,是人的客观存在状况和主观精神状态的和谐统一。幸福观是人生观、价值观的重要内容和具体表现。幸福不是生活中某一偶然因素引起的暂时满足和愉悦,而是对人生某一阶段、某一重要事件或全部生活所作出的一种肯定性价值评价。任何价值观都涉及主体需要同客体满足状况的关系,幸福是以主观方面的生活目标、理想为尺度来权衡,是人们依据自己对生活意义的理解来评价,因此它有主观性。同时,幸福又是以客观方面的生活过程和生活条件为基础,通过对客观的生活意义和生活条件的实际体验,对不同生活状况相互比较才能判断出来,因而它又有客观性。

幸福结构的主观与客观两重性说明,幸福是主观与客观的有机统一,就其形式而言是主观的,是满足或愉悦的心理体验;就其内容而言是客观的,具有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本性,须满足人不同阶段生存与发展的多种需要。主观主义幸福论只承认幸福是主观的心理体验,否定幸福的客观性,只要主观上觉得幸福,即是幸福,而不论客观事实如何。然而幸福与否并不依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人生目的之实现乃是幸福的客观标准。如果人生重要意义的价值目标不能实现,而他主观上仍觉得幸福,则这种幸福充其量是阿Q式的精神胜利,主观幸福的泡沫终将破灭,人生重要需要得不到满足,最终是不会感到幸福的。或是原先的价值目标降低、淡化或转移,被其它需要取而代之。可见,主观主义幸福论的错误是夸大了幸福的主观因素而抹煞了幸福的客观内容。客观主义幸福论则认为幸福是人生有价值目标的自我实现,仅承认幸福的客观性而否定其主观性,过高地规定了幸福的价值目标。事实上幸福与否首先是一种主观心理体验,自我实现只表明其某一阶段、某些重要需要得到了满足,而人生目标是动态的,重要需要永无止境,无论其自我实现程度如何,终难感知幸福。芸芸众生为生计忙忙碌碌,一生不具备自我实现的客观条件,终生努力却离人生理想很远,你能说普通百姓没有幸福可言吗?可见,客观主义幸福论的偏颇是拔高了幸福的客观内容而否定了幸福的主观形式。

四、幸福类型

幸福与人的生存、发展需要满足与否相关。人的需要,是一个从低层次到高层次的递减过程,幸福类型与需要层次大致契合。根据马斯洛需要层次理论,人的需要从低到高有生理需要、安全需要、归属和爱的需要、自尊需要、认知和理解需要、审美需要和自我实现需要。尽管这些需要外延交叉重合,但其内容大体可以分为三个层次:生理需要、社会需要和精神需要。生理需要是维系人生存最基本的物质所需,满足衣食住行等肉体欲望的物质需要是人的初级需要,是物质生活幸福,其突出表现是发财致富、丰衣足食、健康长寿等。安全、归属与爱、自尊、理解等需要是中级需要,这些满足人际关系方面的需要是社会生活幸福,其突出表现是事业方面的成家立业、“立功”,达官显贵、婚姻美满、人际和谐等。认知、审美、自我实现等需要是高级需要,满足道德方面“立德”、学问方面“立言”等需要属精神生活幸福,其突出表现为著书立说、发明创造、高风亮节等。

满足需要即能幸福,满足生理需要的物质生活幸福是低级幸福,满足人际交往需要的社会生活幸福是中级幸福,满足自我实现的精神生活幸福是高级幸福。一般而言,满足低级需要的低级幸福较之满足高级需要的高级幸福强烈,高级需要是低级需要相对满足的结果,需要越高级便越淡泊,因而也就越后置。正如马克思所说,人们都必须首先解决了吃、喝、住、穿的问题,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哲学、宗教等活动。当然,一些志士仁人在低级需要相对满足的同时,并不妨碍他们追求和享有高级幸福,因而自古圣贤多贫贱。



手机扫描访问-快速分享到微信-微博-专业打造个人及中小企业微营销平台客服系统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