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支架治疗冠心病
广告位招商中



此广告每年2200元

广告位空缺中

不做支架治疗冠心病

不做支架治疗冠心病
广告位招商中

广告位空缺中

此广告每年2200元

不做支架治疗冠心病

广告位招商中

白癜风丸

阳光虫草
分享到:

口述:小三医生骗我子宫受损抢我老公
与潘成离婚时艾妮不过25岁,很年轻的年纪心却是苍凉的,总觉得历经磨练似的。

  潘成家三代单传,父辈们都眼巴巴盼着能早抱孙子,所以早早地催着结婚。艾妮是单纯到家的女孩,觉着是爱了,所以也不想不顾地嫁了,22岁的都市女孩,还会买大罐的棉花糖,就做了妻。

  什么都不懂,一点一点地学,在厨房里烟熏火燎地做菜,用大段大段的时间煲汤,挽起头发挂着围裙在房间里赤着脚忙碌,潘成见了也会有细细的感动。

  他说宝贝辛苦了,他说亲爱的谢谢你……艾妮总是想她也曾经是他的宝贝,是他亲爱的。朋友们都在爱恨里轰轰烈烈时,艾妮已经在婚姻里洗尽铅华。朋友们相携着要走进围城时,艾妮已经从围城里出来。

  三年,不是太长的岁月,却已经让一个女孩变成少妇。这中间就隔着一条河,河这边是春,河那边是秋。

  艾妮要走的前一天晚上,潘成缠着她要她,她在他怀里还是像猫一点大,瘦弱单薄,以为丈夫就是天,就是神,可是他还是不要她了。

  这不怪他,真的不怪。艾妮想,是她的错,谁叫她不能做母亲呢?婚后三年,艾妮一直没有半点消息,潘成拉着她去医院检查,结果是艾妮子宫受损,很难怀孕。

  就这样离了。

  没有什么纠缠没有怎样吵闹,两个耳鬓厮磨的人做起陌生人,也很容易。

  艾妮心里有很多的不舍,有很多想要坚持的理由,她甚至想她不会介意潘成去与其他的女人生个孩子,她来养。

  潘成说,这样肮脏的事情他做不出来。他对艾妮隐忍的屈辱,说是肮脏。

  艾妮就离开了,她的转身,没有华丽,而是哀伤。

江湖儿女不拘小节

  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恍惚着不知身在何处。吃饭的时候会突然说,潘成你多吃点,睡觉的时候会突然喊,潘成天然气关好了么?她多想现在的时空都只是在梦里,等翻个身,醒来时,潘成还在身边。

  她就那样的醒着然后昏沉地睡去,然后落泪,然后抱着膝盖脆弱着。脆弱着却没有出口是多么无助的事,伤心着却无能为力是多么恐慌的事情,看着自己哭泣却不能停止流泪是多么彷徨呀,也许这比事实的本身还要难以接受。

  工作还是要做的,接了书稿回来翻译。艾妮学的是法语,以前照顾着家所以她一直没有出去上班,就兼着帮一些外贸公司做资料翻译,或者是给出版社做译文。离开潘成的时候他给她一笔钱,她不想用,她觉得存折上的钱还能说明他爱她,她要是把钱取了,那份爱也没有了。

  去书店查一本资料时,不小心绊着一个男孩。他坐在地板上捧着一本书,他穿解到第三颗扣子的白衬衣和洗得发白的牛仔裤,那么纯真的眼神,那么嬉笑的表情,他说,阿姨,对不起,我的脚没把你鞋子弄坏吧?

  他喊她阿姨,她的脸很迅速地烧了起来。

  男孩的胸口透着衬衣露出来,那白皙的皮肤还有阳光的味道。她迅速地逃开,惊慌失措。艾妮的心有那么重重的一击。

  潘成不是也有这样的笑吗?她羞涩内向,他却张扬外向,他常趁她不注意就偷吻她,在众目睽睽下很迅速的一点,然后看着艾妮的脸红透,他便大笑着跳起来,他说,艾妮,你的样子像受欺负的小媳妇。

  艾妮仰起头来嗔怪着看他,心却是欢喜的。

  走出书店的时候,叫她阿姨的男孩扬扬手中的书,他说,我也是学法语的,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大家切磋切磋吧!

  就这样带着肖天浩回家,他对着她的珍藏狂喜不已,他说这些书我一直都想看呢,很多书都是潘成托同学从法国邮购回来的,国内没有发行。

他说爱时她会心酸

  肖天浩便常来看书,艾妮说要不你带回去看好了,跑来跑去的麻烦。肖天浩使劲摇头,不用了不用了,这些书我要带回去看,不被抢疯?到时候就是想还也怕是尸骨无存了,再说,你这里气氛好。

  艾妮浅笑,一杯绿茶,几碟小点心,宽大的布沙发,这就是他所谓的气氛吧!这个孩子心无城府,没心没肺,她心里也盼着他能来,做个伴也好。

  他看他的书,她做她的事,很安静,心里却是温暖的,一个人的房间总是连着心都是空的,她更怕的是闲下来的心会想太多,不是愿意,是太空了就会乱。

  他比她小5岁,是外语学院大三的学生,会踢足球会打篮球会对着漂亮女生吹口哨,满身的活力,流着汗也是干净的。

  他不再喊她阿姨,改口喊姐姐,然后喊妮子,她说他没大没小,他说我尊老爱幼呢,爱幼不是吗?

  他说爱的时候没有一点犹豫,只是玩笑话,艾妮也没放心上,只是晚上睁着眼睛看天花板时,会有些酸酸的。

  他的手机上贴着一张大头贴,他傻傻地笑,一个女子也巧笑倩兮。大头贴刚流行时,艾妮也要潘成和她一起去照,他头一横,他说那么幼稚的东西。

  和肖天浩说起这事,他上了心,非要拉她去照大头贴,她说照了贴哪里?他说,贴书本上,说不定过N年后,有人能翻到这书,然后说,帅哥美女呀!

  她把他们照的大头贴放在了相框中间,面上是自己的单人照,她想他只是帮他完成了一个心愿,不过是一个形式,如果真大张旗鼓地摆出来,就暧昧了些。

  肖天浩有时候会突然说,妮子,我真想变成一条狗,能趴在你的脚边,懒懒的,等着你喂我骨头。艾妮笑,她说我可不敢,如果你咬我怎么办?

  她也会说说笑话了,心在慢慢地复原了。

  他跳起来捉她,他说原来你也会这样损人的。他追,她闪,然后跌到地板上,他看着她的脸,突然伸手过来,她以为他要打,却是轻轻地理了理她的发。

  艾妮的心慌成一片,有些哆嗦,狼狈地闪开。

  天浩,什么时候带你女朋友过来我见见。她故意大声说。

  他站起来,故意拍拍肚子,喊着饿了饿了吃饭吧。

相差五岁隔着太多

  愚人节那天,肖天浩早早跑来敲门,抱着大束向日葵,他说,妮子我爱你!艾妮吓了一跳,披散着头发素着脸还迷糊着,听见这样直白的话,不知如何是好。他们之间差着五岁,她还是离过婚的女人,况且她没有生育,她知道他是很喜欢孩子的。

  喃喃的,却又听见他说,傻瓜,今天是愚人节!瞧你吓的。

  艾妮的心松了口气,却又有了点点的失落。

  不过是江湖儿女的来往,只讲义气。艾妮想。

  六一儿童节的时候,肖天浩非要拉着艾妮去游乐园玩。还没有上海盗船的时候肖天浩大义凛然地说,别怕,有我呢!艾妮是不怕的,以前和潘成常来,她一直想坐旋转木马,潘成说太幼稚,他不知道她要的只是那种感觉,很浪漫的感觉,女人也是需要被娇宠一把的。

  坐了海盗船下来,才知道肖天浩有恐高症,脸色刷白,却嚷着没事没事。他撒娇说自己头晕要她牵着,她把手递过去,他却再也不放。

  忽然害怕了起来,艾妮怕再这样下去,两个人的关系就变质了,不再纯粹。躲躲闪闪的暗示,说你也要多陪陪女朋友,他说不是在陪着吗?

  肖天浩说,我开始喊你阿姨是不是伤自尊了?艾妮摇头,她说怎么会呢,我本来就是阿姨。

  他突然转过身,站在她面前,他说,其实我是想引起你注意,你很年轻很漂亮,我故意接近你的。

  艾妮觉得有很多的悲伤密密麻麻地压在心上,她听见他的表白,却不能有欢喜,他们中间隔着五岁,隔着单纯和复杂,隔着太多。

  他喜欢,只是感觉,她喜欢,却是要适合。想要适合是她这个年纪的本能。

  他的唇温暖又潮湿,触碰着,没有多少技巧。艾妮想流泪,她对自己说,那就这样吧,任性一回。

  他和她住在了一起。

他的肩膀扛不起责任

  艾妮发现自己怀孕时,整个人像抽空了一样。和潘成离婚,是因为她不能有孩子,和肖天浩有了孩子,他却不能负责。

  她要他怎样负责呢?他还只是迷恋爱情,他的肩膀扛不起责任,负担,还有差距。

  艾妮在转角的时候看见了潘成,他搂着一个女子,亲昵地走过。她跑了几步,然后停下来,她想起那个女子是给她做检查的医生,她给艾妮的诊断是,子宫受损,难受孕。

  艾妮摸摸肚子,她已经感觉到她孩子的心跳,那么强烈。

  艾妮不去想潘成了,那些真相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已经不在乎。艾妮回去见肖天浩,她说我要结婚了。

  肖天浩说,我还没有毕业,怎么结婚?

  不是和你,和别人。艾妮冷静地说。她要留下这个孩子,她也许有很多机会做母亲,但这个孩子不同,她只想做这个孩子的母亲。肖天浩不能负责,那她还是要为孩子找个爸爸。

  艾妮去见了别人介绍的男子,中年丧偶,很稳重,也很适合。这样的男子适合艾妮的人生,她的选择只能这样。

  和肖天浩说了分手,她想他很快就会好起来,他还是会踢足球会打篮球会对着漂亮女生吹口哨,他那么年轻,年轻到很快就恢复,不像她,经不起太多风浪了。

  她只想安静地养她的孩子,有个宽厚的丈夫,不需要太疼爱她,但一定不要看轻她。

  肖天浩对艾妮说,你可以和他结婚,过几年你再离婚,我娶你。

  艾妮的泪无声无息地落,这个男孩太天真了,他现在都无法负责,何况是几年以后,他的人生还没有开始,所以轻易地许下承诺,而她,已经信不得了。

  都是江湖儿女,相识于江湖也相忘于江湖吧。艾妮说。

  窗外,圣诞节,很多人在欢笑,他们在笑,但是他们都哭过,每个人都会流眼泪,也许不因为伤心,只是因为想哭泣。

  不知谁在艾妮的墙壁上用喷墨画了一棵圣诞树,艾妮看着那棵歪歪扭扭的树,看了一整天。

本文出自网恋交友会员:【征婚交友博文中.本站不对作者的版权做以核实.有关版权问题请联系博主或联系本站管理员做相关处理(管理员)

手机扫描访问-快速分享到微信-微博-专业打造个人及中小企业微营销平台客服系统
二维码
前一篇:不要告诉他,莪曾经love过他
后一篇:女孩,请妳听莪说。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