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支架治疗冠心病
广告位招商中



此广告每年2200元

广告位空缺中

不做支架治疗冠心病

不做支架治疗冠心病
广告位招商中

广告位空缺中

此广告每年2200元

不做支架治疗冠心病

广告位招商中

白癜风丸

阳光虫草

自由联盟 - 告别2010

分享到:

2010,短短一年间,楼市已经几经沉浮。从年初房价飞涨到4.17日“国十条”呼之即出;从金九楼市回暖到二次调控的“靴子”落地;从近期地王逆势躁动到明年楼市走向成谜......纷繁芜杂的楼市大看台,聚集了众多地产商、专家、官员,你方唱罢我登场,不时爆出一些雷人雷语。临近年底,寿光房产网带大家去欣赏一场精妙绝伦的“最言论”大戏。

一、最伤人的讽刺——买不起房就回老家


 
回顾:

今年两会期间,3月6日下午,广东代表团分组会议上谈及广州、深圳房价问题,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化州市第二建筑工程公司宝安分公司经理陈华伟语惊四座:房价不是我们开发商决定,是由市场来定的。现在说房价高,但没有人叫你去广州买,也没有人叫你去深圳买,你回老家买就可以啊?

点评:

此言一出,即招来板砖无数。“回老家”之论大有趋赶草根们“回家去种田”的意思,很歧视、很傲慢,让众多无房者尤其是80后蜗居一族很受伤。首先,抑制部分城市房价过快上涨,是中央的声音,更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其次,不仅是外地人买不起房,很多在北上广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也买不起房,陈代表想让他们回哪个“老家”买房呢?再次,君不见近期一些二三线城市房价上涨速度大有赶超一线城市的势头,也成为当地百姓不能承受之重。所以,这又是一个自己有房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叫人回老家买房的代表不妨先回家。

二、最荒谬的主意——隔代结婚论

回顾:

两会期间, 北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梁蓓委员大谈80后无力应对高房价的“建议”:上海是全世界的上海,上海的房价应该和国际接轨,不应该以80后的承受能力为标准。我觉得80后男孩子如果买不起房子,80后女孩子可以嫁给40岁的男人。80后的男人如果有条件了,到40岁再娶20岁的女孩子也是不错的选择。

点评:

从09年“丈母娘推高房价”的雷人论调,到今年的“隔代结婚论”,都点出了一个最无奈的现实:在买不起房又急需买房的“刚需”人群中,80后年轻人占了相当大的比例,尤其是想买房结婚的更是刚需中的刚需。梁委员这个主意乍听起来有些离谱,仔细琢磨越发觉得荒谬。为了一套房子,20岁的女孩要嫁给年龄可以做自己父亲的人,20岁的男孩等20年再找另一半,整个中国的人口和家庭结构岂不乱套了。再者,人人都这样对待婚姻的社会是不是太可怕了?最后,连住建部部长姜伟新都说了,中国未来20年房价上涨的压力仍然很大,20年后的房价显然比现在的更高,如果40岁的男人还买不起房子,到时梁委员会不会再建议20岁的女孩嫁给60岁的男人呢?

三、最危言耸听的言论——打压房价会误国误民

回顾:

今年3月,号称“中国房地产业最具推动力人物”的汉维中国总经理孔锐发表题为“打压房价就是误国误民”的博文。文中写道,“现在打压房价是完全不合时宜的,中国经济的发展需要的是具有洞悉世界经济本质的经济学家,而不是那些唱衰楼市的垃圾。”“如果现在打压房价,中国就会成为西方国家的经济仆人,这不但会误国误民,而且还会挨打。”

点评:

孔先生大可不必拿房地产是“支柱产业”来恐吓蜗居的人群,恫吓政府的施政,也无须以“众人皆醉、唯我独醒”的忧国忧民姿态来启发民智、超度凡生。不打压房价,加剧贫富两极分化,富者靠房地产越富,穷者生活无所居,社会不会稳定,房地产泡沫加大,房地产不断敛财,总有老百姓抵不住的时候,房地产业会崩塌,不打压房价就真误国了。

四、最表里不一的论调——我都“从了”

回顾:

当房产新政出台近四个月的时候,当刚公布的7月份全国房价环比持平、楼市依然胶着的时候,8月12日在博鳌房地产论坛上,素来力挺房价的华远总裁任志强,向台下的开发商隔空喊话:“政府有时候希望做事,你就得配合。我们最担心政府继续拿出一堆东西,那一堆东西其中有一些准备使用‘核武器’,你干吗非得让政府把‘核武器’都用出来,你要从了,就不用把‘核武器’拿出来了。”老任还特别现身说法:“我都‘从了’,你们也‘从了’吧。”

点评:

就连一向死挺房价的任志强都“从了”,舆论曾据此认为,房价下跌,这回是真的了!然而,公众高兴得似乎有点太早了。任总口头上表示“从了”之后却没有见任何实际行动,华远地产的楼盘未有打折促销。而且仅仅两个月以后,任志强又公开宣称“不买房就是傻瓜”。分析任总的心理,他所谓“从了”,并不是真的就“从了”调控政策,而是担心如果房价继续上涨,继续民怨沸腾,无疑会让政府感到不快,那么,就有可能采取进一步的调控措施,对开发商更不利。与其被动降价,不如“从了”,缓一缓涨价,让政府高兴一下呢。只要过了这个“缓冲期”,是否涨价,还不是开发商说了算?!唉,任总的“从了”真是一个既表里不一又言行不一的论调。

五、最真实的表白——国企高管惊人语录:做房地产就好像印钞票

回顾:
 
1月5日,在广东省委十届六次全会第二十组的分组讨论会上,广东物资集团党委书记庄耀从房地产商的角度谈起了卖楼“生意经”,语出惊人:
金融危机对我们最好,别的行业利润不高,我们就大举进攻房地产。做房地产就好像印钞票一样,来钱确实快。因为房地产透明度高,大家举牌向政府竞拍,不存在底下交易。卖楼也是这样,价格都是说好的,打折扣也就是一个点两个点的问题,又不存在收不回钱,比买卖汽车、水泥等行业要容易管理,透明度高,挣钱也没那么复杂。

点评:

“做房地产就像印钞票”,一语道出了中国房地产价格畸高的残酷现实。其实没必要指责庄耀语言雷人,他只不过是向媒体说出了房地产商如何获取暴利的真正原因,表达了房地产商们实在掩饰不住的狂喜心情而已。但是,房地产商们赚到的钱自然不是印钞机印出来的,实质是地方政府通过卖地,房地产商通过价格再分配,无情地蚕食购房者们的财富。一旦投机炒房被遏制,房价泡沫必将破裂,所谓“做房地产就像印钞票”终将不会长久!

六、最流行的口号:我们不回农村去

回顾:

在2010年某创新峰会上一些开发商也妙语连珠、语出惊人。华远集团总裁任志强在峰会现场连放大炮,“你们都想赖在北京,房价怎么能掉下去呢?”“党中央没有告诉房价要跌,党中央也没有告诉我房地产要破灭了,党中央最多说管理通胀预期,连通胀都没有提,怎么会有泡沫?”在任志强的影响下,潘石屹也在峰会现场制造了2010年的房地产经典语录。当主持人问潘石屹,“任志强说在北京买不起房就回农村去,你是从甘肃农村来的,你如何看”时,潘石屹坚决回答:“我好不容易进城了,再让我回去,我们不回去。”一时间“我们不回农村去”成为“北漂必顶”的当红口号。

点评:

很多80后蜗居一族表示留在北上广是为了事业上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和机会,也给自己的下一代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不想放弃现在的工作和未来的梦想,也就不想回老家。但是毋庸置疑,没有房子让他们没有归属感,仿佛只是在大城市漂浮着的浮萍。“不回农村去”对潘石屹这样的地产大佬来说,只是一句调侃,但是80后要为此目标承受更大的压力。事实上,回与不回,同样艰难。

七、最道貌岸然的言论——老百姓买不起房不要埋怨政府、社会和开发商

回顾:

全国两会召开前期,全国政协委员,百步亭集团董事局主席茅永红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老百姓没有买房能力,就不要来埋怨政府、社会和开发商。房价不能打压,而且也打不下去。”“老百姓的住房观念有待改变,现在很多人买不起房,就埋怨政府和开发商,我认为有些是不对的。”“本身没有买房能力,就不要来埋怨政府、社会和开发商,因为现在中国住房改革发展的投入是很大的。”

点评:

每年两会,都有一些代表或委员会开发商摇旗呐喊,纵然招来无数骂名也在所不惜。但不同的是,茅委员不仅为开发商着想,还为政府着想,听起来倒是道貌岸然。事实上,老百姓的抱怨天经地义。首先,作为投资品的住房,老百姓没有能力买,自然不应该买,但同时住房又是生活必需品。让老百姓住有所居,政府责无旁贷。老百姓没地方住,可以理直气壮地埋怨政府。开发商作为商人确实没有义务保证所有人都有房住,老百姓买不起高价商品房,没有道理怨开发商。不过,当房地产商违规囤地、违法拆迁、哄抬价格的报道频繁见诸报端时,谁又能说老百姓对于开发商的埋怨都是空穴来风呢?

八、最冷漠的言论——房价涨跟普通老百姓无关

回顾:

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工商联主席黄孟复表示:“实际上老百姓的住房条件比过去改善得多了去了。老是说老百姓的住房痛苦,现在造成什么印象呢?就是老百姓感觉必须人人都有房。”“人人都有房的观念十分可怕。”“北京房价2万还是3万,对普通老百姓来说根本就没有痛苦,他们有什么痛苦呢?2万我买不起,涨到3万我还是买不起。跟普通老百姓根本就没有关系。除非降到3000元,可能吗?”“舆论感觉房价出了大问题,实际上把保障性住房解决好就成了。”“公共租屋在每一个城市都要有一定比例,使大学毕业生能够租一个房子,体面尊严的生活。什么是有尊严的生活?给他一个适度的房子,而不是一买就要求90平米或100平米。40几平方就没尊严了?我觉得40几平方就挺有尊严的。”“你就安安稳稳租个40平米的房子,结婚生子,小两口过过日子,不是挺尊严,挺快活的?现在还有那么多农民工在温饱线上挣扎呢,你就要求在大城市,特别是北京、上海,弄个大房子,你要求太高了吧?”

点评:

黄委员在今年两会上把大学生买房的观念狠狠地批了一痛,直到下一个委员拿起话筒他仍然义愤难平。要说大学生一毕业就能买得起房,绝对是大学生“痴心妄想”但是黄委员了解中国的现实么?并不是大学一毕业就想买房、能买房,而是两个家庭的40、50后老人倾其所有加两个80后婚前工作了七、八年收入的全部,买不起40平米的婚房。房价涨跌,牵动多少家庭敏感的神经。所以中央才会将住房问题作为关系民生的重要大事来调控。黄委员在本该反应国计民生问题的两会上,居然还说房价与老百姓没有关系,实在是最冷漠的言论和思想。

九、最牛官腔——不报道正面新闻不接待

回顾:

当江苏省镇江市电视台采访当地一未经业主同意也没有备案申报手续的楼盘时,房管局官员面对房管部门如何监管的问题堂而皇之地告知记者:“请报道正面新闻,否则我可以不接待!”

点评:

此语一出,即摘取了2010年最牛官腔的称号,真可谓语不惊人死不休。从“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你是哪个单位的?”去年的最牛官腔还在我们耳边回响,今年的官腔有过之而无不及。当镜头和话筒要官员正视矛盾,正面回答问题的时候,官员却对记者进行“要正面报道”的思想教育,接着提出“我可以不接待你”的观点。官员没有让媒体“正面报道”的权力,更没有拒绝接待媒体的权力。之所以谢处长能这么讲,是当地部门权力监督和制约机制不到位的表现,对其本人来说,则是“官本位”权迷心窍、越俎代庖的表现。期待有关部门,有关人员能早日醒酒,多听点声音,多干点实事才是正道。

十、最暴力的言论——没有强拆 就没有新中国

回顾:

广受社会瞩目的江西抚州市宜黄县“9·10”强拆自焚事件,以县委书记邱建国、县长苏建国双双被免职暂时告一段落。 宜黄县政府一名官员投书媒体,认为“搞城市建设需要进行大量的拆迁,如果迁就被拆迁户的利益诉求,大幅度提高拆迁补偿标准,政府肯定吃不消”,“地方政府为实施地方发展战略,强拆更在所难免,或者说不得已为之,否则,一切发展免谈”。这名官员旗帜鲜明地提出,没有强拆就没有中国的城市化,没有城市化就没有“崭新的中国”,“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

点评:

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必然伴随着拆迁,但如果把所有“拆”字前面都加上一个“强”字,不仅与事实不符,也无助于将来的城市发展。在为了公共利益、经过合理补偿的前提下,拆迁并无不可。但假如以“没有强拆就没有城市化”来理解“公共利益”,理直气壮地称“谁影响发展一阵子,我影响他一辈子”,则显然是对公共利益的无知。

“只要地方要发展、只要城市化没有停止,强拆工作就依然要进行下去。”没错,中国的发展和城市化不会停止,但“强拆”显然是开错了药方。任何一种发展,如果仅仅是为了“发展”而见物不见人,把人民利益、群众意愿空洞化、虚无化乃至对立化,甚至以“发展成本”为借口,随时“征用”公民权利、社会公平、媒体监督,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发展的异化。



手机扫描访问-快速分享到微信-微博-专业打造个人及中小企业微营销平台客服系统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